加勒比海加密货币:世界上最具田园风格的区块链沙箱

半个月前 来源于 Forbes

在过去十年里,金融沙箱或科技沙箱概念在全球日渐流行,一个特别的原因是监管机构试图将加密货币、区块链和科技精灵塞回瓶里以进行观察(甚或可能将这些精灵闷死在里面)。而对于诸如英国金融行为监管机构(FCA)等成熟司法管辖区的一些监管机构而言,金融科技或保险科技沙箱以及活跃于此领域的企业家的出现源于强势,因此可能推动“适合模型”的创新或现状的略微改善。例如,劳埃德保险(Lloyd’s,世界上最古老的专业保险市场)最近就以此为托词大张旗鼓地推出了劳埃德实验室。然而,纵观全球自称对加密友好的管辖区,加勒比海盆地田园诗般的海滩不仅提供了最有前景的选择,而且这里也是最多产的地方,这里不乏突破性创新,偶尔也出现史诗般的失败,巨大的变化一波接一波。

加勒比海盆地这里都是些传奇历史的小岛屿国家,特别是加勒比海地区的国家,这里的人别无选择,只有创新才能破解水、太多阳光及在全球经济里“小到微不足道”的“魔咒”。旅游业的衰退潮(通常是獲取式的)成了主要的经济驱动力之一。这也使得许多加勒比国家不可避免地成为单缸经济体。然而,有一些新的例子表明,政治引导和审慎监管之间存在适当的平衡,监管一方面需要钳制以肆无忌惮地贪婪为目标的创新,同时又不能妨碍可以作为世界范例的创造性过程。百慕大及其领导人和总理David Burt就是这样做的。由Concordia和全球区块链业务委员会联合主持的区块链中心最近收官。总理David Burt则被区块链中心誉为典范。

Burt总理的政府为捍卫百慕大长期以来在保险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最近在百慕大田园诗般的海岸推出新的数字资产法。在百慕大岛构成的风险资本超过1000亿美元,Burt总理的目标是让百慕大人走上包容性的数字化转型之旅,目标是令公民服务更安全、更有效,从身份基础层到以不可撤销的方式记录老百姓的主要资产、土地、以及必要的教育等等,均需确保岛上的公民不被落下,时下的社会流动性大,变化迅速,社会阶层结构十分复杂。区块链和国家数字化是这该策略的核心之一。百慕大负有原则性金融中心的美名,与世界上最严格的金融中心(如纽约,伦敦或日内瓦)齐名。出于这个原因,百慕大的注册企业与公民数目之间已经达到了平衡,这一点和其他投资目的地的做法不同,目的是要避免让人觉得百慕只是大西洋的邮政信箱或仅仅是个旅游目的地。

在大西洋前哨的南部,另一个加勒比地区加密政治家、Bitt创始人Gabriel Abed已经进入别的区块链技术人员不敢涉足的地方,即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中央银行是经济体模拟及摩擦的前哨守护者,许多加密乌托邦分子(和无政府主义者)都反对中央银行体制,但却鲜有人有勇气或想法去面对,更不用说进入中央银行了。而在很大程度上由于Abed先生不懈的外交和对区块链在中央银行系统应用机会的掌握,巴巴多斯将托管世界上第一个经济范围的法定货币数字双生子,即巴巴多斯元。巴巴多斯新当选的总理Mia Amor Mottley宣布这项倡议是她推行政策的主要支柱之一,目的是确保巴巴多斯岛的经济竞争力和提高对不断增长的技术专家和寻求房屋金融创新者的吸引力。

Bitt在挑战中央银行业务和国际结算网络方面的做了一些工作,走在许多人的前面,他的工作可能真正证明了区块链可以改善财务状况。加勒比国家的人常常埋怨全球银行体系,称由于反恐和刑事融资安排方面的需要,现在各种排他性的反洗钱(AML)以及客户了解(KYC)规则都十分严格,成本也很高,这实际上也导致了双面刃效应。一方面,加勒比海的银行希望遵守这些规则,使全球银行系统更安全及可追溯性更高。另一方面,这样做的成本和复杂性抵消了银行为家庭和经济提供可负担得起的资本的社会效用。然而,并非所有加勒比海盆地的加密创新案例都是成功的,也不是所有领导者都是那么鼓舞人心的。事实上,环绕美国属地波多黎各的几个岛屿是该地区最大和最多样化的经济体之一,这些岛屿的人对于加密乌托邦的到来在很大程度上抱怀疑主义者的怀疑,觉得这只是将被击退的外国入侵而已。

波多黎各的需求大,垄断对于该岛屿无济于事。但若以长期投入为幌子而试图将这个有超过525年后殖民历史的岛屿重新标为“波多黎各加密乐土”则不仅令人反感,而且会让新来者及其动机受到质疑。考虑到波多黎各的经济规模和复杂性以及飓风玛丽亚留下的伤痕——据称因为飓风玛丽亚超过3000人丧生并且该岛国内生产总值减少150%,波多黎各面临的挑战或许比按现在的标准可以创造的杠杆技术愿景更大些。波多黎各的案例表明,整个政府和整个社会的转变很难,这种转变需要几十年的远景规划。委内瑞拉是个最真实的失败案例,委内瑞拉抢跑率先推出与石油挂钩加密货币Petro,但却只是发哑炮,没有了后文。

世界上很少有地区像加勒比盆地那样测试过加密货币、区块链和科技的极限,加勒比盆地在此过程里经历了许多成功和挫折,显示了反复试验及沙箱的真正价值。虽然百慕大和巴巴多斯是世界应该效仿的亮点,但海地、多米尼加共和国、古巴和牙买加等较大的岛屿却需向他人学习及向前迈进。而作为高峰加密的标志,开曼群岛则主办了世界第二大初始硬币募股(ICO),Block.One募集了40亿美元,而这个初创公司甚至没有看得见的产品, 40亿美元与委内瑞拉备受争议的Petro产品则募得的50亿美元相比当然还是稍微逊色一点。

分享到微信分享到其它
区块链